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吴英之父“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日期:2018-03-30] 来源:  作者: [字体: ]

   2018年3月23日上午,浙江省高级法院将在省女子监狱审理罪犯吴英(减刑)一案,省高院将在当天9点30分公开审理此案。值此风口之际,笔者又研究了本色集团诉东阳市政府行政诉讼案。


    本色集团于2016年对东阳市政府提起行政诉讼,之后又于2017年提起上诉,但再次被裁定为不符合行政诉讼的起诉条件。法院认为本色集团起诉东阳市政府属于“没有具体的诉讼请求”,裁定不予立案。本色集团认为,东阳市政府以公告方式非法干预公安机关办案,东阳市公安局超越法律授权扣押本色集团财产拒不随卷移送及拒不返还其营业执照和公章行为违法,侵害了合法权益。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东阳市人民政府非法干预公安机关返还原告法人企业营业执照、印章等公司财产,对应当依法纠正的行政复议不予受理纠正的行政行为违法;2、判令被告承担诉讼费及律师团代理等费用(按实际发生)。”法院认为,按照《行政诉讼法》第49条的规定,提起行政诉讼必须要具体的诉讼请求,本色集团的诉讼请求不具体,不能正确表达诉讼请求。


    乍一看,这一诉讼请求十分“拙劣”,“被告东阳市人民政府非法干预公安机关”这最多是行政机关之间的层级监督行为,显然不是行政诉讼法意义上的行政行为。故法院说诉讼请求不具体也是在情理之中。然而本色集团意指“非法干预公安机关返还原告法人企业营业执照、印章等公司财产”。似乎认为,东阳市人民政府对公安机关本来打算返还原告法人企业营业执照、印章等公司财产,又实施了某项行为,如此,就可以将诉讼请求明确为:“请求判决撤销东阳市人民政府对公司企业营业执照、印章等财产实施的行政行为”即可达到立案的标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保护和规范当事人依法行使行政诉权的若干意见》第四点指出,要坚决清理限制当事人诉权的“土政策”,避免在立案环节进行过度审查,违法将当事人提起诉讼的依据是否充分、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凿、法律关系是否明确等作为立案条件。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可能对该“拙劣”的诉讼请求不作解释和指导,直接裁定不予立案吗?


    笔者作如下大胆猜测和分析:

    1.这是一个举国关注的案件,但法院肯定作过相应的解释和指导。只是吴永正谢绝更正而已,才导致裁定不予立案;

    2.如果顺利立上案了就一定好吗?吴永正或许在想,该案如进入审判程序,一审的判决何时可以出来?会不会历经向上级法院请示汇报、审委会讨论等程序,何时能到省高院、最高院?正如笔者代理方林富炒货店起诉杭州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一案一样,2016年11月2日开庭以后至今未下判决,最新消息说提交审委会讨论后就可以判决了。

    3.立不上案不好吗?吴永正或许也在想,立不上案,几天以后就可以向高院上诉,也可向最高法院反映。事实证明,几经波折之后,该案的立案终获浙江省高院支持。虽然解决的仅仅是一个诉讼请求和立案的问题,但是吴永正很快以此成了媒体的聚焦点,且最后该案获得立案,至少立案这一节上,吴永正胜出。

    4.2018年1月26日,最高法派员来到浙江省高院,就此案举行立案再审听证会。大胆推测,吴永正借立案之机,又一次将案件送上最高法院,并获得胜利。可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本色集团起诉东阳市政府行政诉讼一案,面临着行政行为是否存在、起诉期限如何计算等问题。但是对于吴永正来说,从2007年吴英案发,到终审判决,再到监狱服刑,吴英已经身陷囹圄11年,当年才26岁的少女,也在监狱中慢慢变成了37岁的中年妇女。有媒体说,吴英有望在62岁前走出监狱。吴永正有生之年能否看到这一天?显然,吴永正在努力。


    前途困难重重,吴永正此举乃蚍蜉撼树,悲叹。然吴永正虽为蚍蜉,仍撼树至今,悲壮!


    特著此文,为其呐喊!

    

    作者:北京炜衡(杭州)律师事务所 行政法团队 李军民 储亮亮。


阅读:
录入:admin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