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是非黑即白的吗?除了条文,法律还有些什么_杭州律师-律师事务所|浙江律师网|法律咨询18814818882
杭州律师-律师事务所|浙江律师网|法律咨询18814818882

便捷导航

点新闻

当前位置 > 浙江法律  >  法院信息详细
法律是非黑即白的吗?除了条文,法律还有些什么
来源:本站 作者:杭州律师事务所 更新时间:2018-7-31 16:02:36 点击数:

法律问题确实并不仅仅是干巴巴且冷冰冰的条文,法律所讲的公平正义,也绝非那么非黑即白,非此即彼,在辩驳中接近正义,或许这才是法律问题的魅力所在。


7月15日,备受世人瞩目的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终于落下帷幕,法国队于20年后再捧大力神杯,法国球迷也在那一夜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就在与世界杯的举办时间大致吻合的日子里,有另外13名与足球有关的泰国人的命运,也牵动着世人的心。据报道,泰国有12名足球少年与一名教练,于6月23日在清莱府一个名胜洞穴探险时失踪,泰国国内外逾千名救援人员在进行了近10天的搜索后,于7月2日晚在距洞口约4公里处找到他们。然而,由于连日暴雨,洞内洪水泛滥,水位高涨,致使救援工作十分困难。泰国海豹突击队员深入洞穴,为被困少年及教练送上物资,并努力铺设光纤电缆让他们与外界联系,另外,还有军医自愿长期在洞中陪伴这些被困者。


7月6日,海豹突击队前队员萨曼以义工身份参加救援行动,在运送氧气瓶进山洞时因缺氧而不幸遇难,这也足见山洞内环境之凶险。从8日到10日,外国潜水专家和泰国军方海豹部队成员,最终采用潜水救援方案进入洞内,分批将被困人员救出,完成了这次堪称奇迹的不可思议且惊心动魄的救援任务。后续有报道说,泰国方面认为这次救援行动的顺利完成,有赖多方的鼎力合作,而少年足球员的命运转折和多国合作的营救行动,已使“睡美人洞”名闻世界,所以,当局已提出计划,要将此处开发为一个观光景点,供人们了解和游览。


这一结局无疑是让人欣慰的。虽然我们的生活几乎永远不可能与他们有交集,当看到那十三名足球少年和他们的年轻教练,身处那样的险境时,人类共有的“恻隐之心”,依然会使很多人在关注世界杯这样的“大事”及自己日常生活之余,将关切的目光投射到这些遇险者的身上。从上述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出,这十三人并不是“无助”的,从人们发现他们失踪后,他们立即成为人们世人的焦点,世界各地的记者都对救援工作进行实时报道,直至被成功救出后,依然有很多人在关心他们,甚至连国际足联主席都亲自邀请他们去看世界杯的决赛,只是因他们身体虚弱尚在恢复中才未能成行。


不过,在这个山洞探险的被困事件中,这十三人以外的所有人,包括他们的父母亲人,都可谓是局外人。因为真正“身临其境”的人,只是他们自己,身处暗黑洞穴中的恐惧、煎熬和绝望,“外人”是无法“感同身受”的。有记者曾采访足球队的一名因故未随队去探险,因而也侥幸未遇险的“幸运儿”时,他说他们以前就去过那个山洞,“里面非常黑,很恐怖,但是也很美,墙壁在黑暗中发着光。”而据被救出的少年介绍,在刚开始被困时,队员们曾试图挖一条隧道逃出来,但因体力不支,最后只能放弃。洞中冰冷阴暗,没有光线,他们耗尽了食物,队员们和教练只能在石灰岩墙壁上寻找能够充饥的东西,靠着岩壁上的沉积物,才得以幸存下来。


在这么简短的几行字的背后,所凝结的却是十几个年轻人一段暗无天日、饥寒交迫、焦虑恐惧的日子,“度日如年”这四个字,恐怕他们有最深切的体会。相信在他们今后的人生中,这十几天的生活,抵得过那些已经逝去的和将要经历的所有的岁月。如果他们自己写回忆录,或者记者、作家去挖掘他们在洞中的生活,他们这个小团体内每个人的心路历程,队员之间的团结、默契或他们情绪、心理的变化,等等,无疑会吸引很多研究者的目光,而且相信这㛑是小说、电影或电视剧的绝佳题材。


之所以如此详细地引述和分析这个事件,一来是出于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使然,二来则是因为笔者在关注救援工作进展的同时,正在恰逢其时地读着一本情节与此极度相似的书籍,这就是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法律虚构案例”的“洞穴探险者案”。该案例是由“20世纪极优秀的法理学家”、哈佛大学法学教授朗·富勒“虚构”的。相较于泰国少年洞穴探险遇险的大团圆结局来说,富勒的“洞穴奇案”要惊悚一些。富勒案中的四名被告,都是洞穴探险协会的成员,他们与该协会会员的威特莫尔进入了一个石灰岩洞去探险。当他们深入洞中后,发生了山崩,巨石挡住了唯一的洞口,他们只能在洞中等待救援人员的到来。由于五名探险者未按时回家,其家属通知了协会,一支营救队伍火速赶往出事地点。然而,营救难度之高超出预期,因为山崩仍不断发生,移开洞口堆积岩石的工作几次中断,而其中一次山崩更是夺走了十名营救人员的生命。在被困三十二天后,营救获得了成功。


不过,由于探险者只带了勉强够吃的食物,洞里也没有任何动物或植物能赖以为生,所以,最终活着走出洞穴的只有四人,因为在受困的第二十三天,威特莫尔已经被其同伴杀掉吃了,而最初提出通过抽签来确定吃人的,恰恰是威特莫尔自己!四人获救后,因营养失调和晕厥而住院接受治疗,出院后,他们被控谋杀威特莫尔。经过冗长的审判和激烈的辩论,在适用陪审团审判的特别裁定规则后,法官最终判决四被告谋杀威特莫尔罪名成立,判处绞刑!


富勒在“虚构”了这一洞穴探险者案后,通过虚拟的五篇不同的判词,分别阐释了当时影响力极大的主要的法律思潮。时隔五十年后,美国叶尔汉姆学院哲学教授彼得·萨伯在此基础上,又虚拟了九位法官的判词,进一步阐释了近五十年中法学理论的发展。而通过精心的组织安排,各种法律观点依然难分伯仲,对四名被告的判决依然如故!


“洞穴奇案”所争论的焦点,是因为法典中的一条规定,“任何人故意剥夺了他人的生命都必须被判处死刑”,四名被告故意剥夺了威特莫尔的生命,那么法官该对他们做出怎样的判决?在我们的社会上流行这样一种观点,认为法律只不过是一些死的条文,法学院的学生只要背会法条,然后把它们套在具体案件上就万事大吉了。果真如此的话,所谓的“洞穴奇案”也就算不得什么疑难案件了,因为依照法条的规定,不管出于什么理由,杀死威特莫尔的四名被告,当然毫无疑问应该被处死。然而,当人们花费巨资,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在牺牲了十名救援人员的生命后,千辛万苦救出的四人,却又要用法律合法地将他们处死,与其如此,最初又何必要花那么大力气营救他们?让他们在洞中自生自岂不是更好?四人之所以迫不得已杀人、吃人,无非是为了自救,他们本身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杀人犯,而且他们的杀人,还是在威特莫尔自己同意的情况下,通过抽签的方式“公平”地进行的,这难道不应该成为四人为自己辩护的理由吗?


针对这样一桩“奇案”,富勒给出了五份判决,加上萨伯补充的九份判决,却依然给不出法律正义的“正确”含义,“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奇案仍然是一件无解的疑案。其实,法律问题确实并不仅仅是干巴巴且冷冰冰的条文,法律所讲的公平正义,也绝非那么非黑即白,非此即彼,在辩驳中接近正义,或许这才是法律问题的魅力所在。


当我们从令人目眩神迷的虚构的洞穴奇案中,回到现实中泰国少年的山洞探险事件中时,很庆幸他们“一个都没有少”,人们自然也无须在情、理、法之间做无谓的挣扎。真实的人间有真切的温暖,真好!

【 收藏本页 】 【 打印文件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