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律师-律师事务所|浙江律师网|法律咨询18814818882

便捷导航

点新闻

当前位置:在线留言
  • 湖北宜昌奥美医疗用品有限公司经理张松林强奸我妻子[2019-6-23 9:42:03]

    抱歉,此留言暂未回复!

  • 您好! 夫妻两人都在同一公司上班,我老婆被宜昌奥美经理张松林在公司里猥亵调戏了,强奸了。2011年1月10日晚上,我老婆应张松林的要求到公司加班.动手动脚。我老婆开始反感并对其发火,张松林不仅不加收敛,反而动手将我老婆的手臂反扭后往后拖。我老婆继续反抗并打张松林的耳光,还将连脸部抓破,咬伤连手背,但还是被张松林拖到卧室摁在沙发上。张松林用言语恐吓我老婆后与其发生了性关系。闹得沸沸扬扬。这件事情发生了好几天,我老婆才告诉我跟我说,我就报警了,公安局来人就把他带走了,在警方向检察院申请批捕时,却因为强奸的证据不足被驳回,由于强奸案件需要有足够的证据,而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这对取证工作带来很大的难度。警方无奈,只拘留了四天,就把他放出来了,现在还是宜昌奥美经理。气愤不气愤?我们悲愤而又无奈!难道这世上真的就没有公道了,黑的就真的能被说成白的!!我的老婆就讨不回公道了吗?这种禽兽就这样逍遥法外吗?这不是让这些禽兽们认为:只要有关系没证据就不能将他怎么着吗?他不是还要继续作恶惨害妇女吗?还怎么让老百姓相信法律啊!打击罪犯保护人民,不是成了保护罪犯坑害人民了吗!我是无路可走了,请大家想想办法!!求了!!! 我们现在只有等,但是不管等多久,我们都不会放弃。我们不能背负耻辱过一辈子! 我们已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我老婆遭受了张松林的恐吓和折磨,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摧残,她的身体权、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都受到了损害。宜昌奥美经理张松林阴险狡辩,有胆强奸人,无胆承认。 宜昌奥美经理张松林道德品质败坏的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到底还有没有人性、良知、道义?我为张松林这个披着人皮的野兽残害妇女的行径而愤恨满腔!就是倾家荡产也要将宜昌奥美经理张松林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但愿法律能为我们讨回公道。恳请法律界有良心,有正义感的人士为我老婆申张正义、主持公道,将以身试法的宜昌奥美经理张松林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呼吁大家为我们主持公道!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能为我们讨回公道!讨回做人的尊严!我要通过法律的手段替自己讨回公道,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为了讨回法律公道,望各级政府领导重视,让社会公平、公正,我相信正义总会战胜邪恶。以上所反映的都是实情,我用我生命作保证! 上述情况均属事实,如有不实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写都属事实,恳请有关部门予以核实,若有任何不实之处,我愿承担一切的法律责任。[2019-3-21 16:03:33]

    抱歉,此留言暂未回复!

  • 个人在雪花的职业生涯已被一些雪花人踩到尽头的烙印,我也无法再次重置希望的心灵,在告别之后我想劳动检察部门有必要欣赏一部人在雪花的经历史,看完这些就会明白是人的心态不好想多了还是雪花的环境已背叛了署名书面的郑重承诺,背弃了公平正义的行为准则,背离了精神灵魂的企业文化。下面介绍几个典型对人的态度,期待你的了解与核实。 余法林对人的态度11年一线洗瓶机平台输送带电机装好叫我接线,我越过输送带就打开接线盒,准备接线(由于各种原因线有点难接)旁边余法林在那里催快点,我看了他一眼继续接线,不料他向我头顶上砸了一个瓶子过来(再低一点就砸中了),这时我用眼睛瞪他呵斥说:“你想干嘛”,就继续接线,接好后准备过去,不料徐水羌在中间夹着不让我过去,之后我从旁边过去了边走边说:“明天我要去告你去”。第二天白天我打电话给李绍国反映情况(可能领导批评了余法林),过了两天我上白班(中班不生产)我检查码垛机看到平台光电外壳损坏准备换一个新的,拿来光电换上接的好不好也不知道(机修工也在那干活,一时也不好干),这时我到两线前道去看看,操作工在那里到处冲水打扫卫生过了一会儿那边有个风机不转了,叫我去修,我把电机拆下来了拿到电工房去拆线圈,这时三线林鹏超叫我去帮忙,我就去了,搞到下午快下班才回来也没多想还有光电没搞好,晚上生产时受到了影响,第二天余法林去告我的状,高腾飞也批评了我;又有一次码垛机白天老是变频故障,中班保养林鹏超叫我把白天的刹车装上,装上之后晚上也不好做连杆老是超出滑道,余法林叫我过来并骂:“要你有何用噢”,我说:“我都下班了还在这儿弄,走咯”他还来劲骂:“滚你妈的蛋”;一线贴标机出瓶输送带变频过载报警,他横冲直撞跑到电工间大吼大叫:“你天王老子噢,还请不动,谁像你老是坐在电工间”两线洗瓶机PLC老是电压不稳无故停机,一天晚上他又跑到电工间骂人:“你丑不丑噢,这个弄不好,你要被开除咯”…… 朱彩珍对人的态度11年到12年初,一天我上夜班刚来到一两线车间转了一圈,听他们说两线码垛机白天移动线槽里面的一根多芯线被拉断停了几个小时,我就来到码垛机面前去看,推排臂拐角处确实有很多接头在外面鼓起来了(那时酒已经到装箱机了),过了一会儿开始码箱,码了一排还两排机器就停了,开始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跑上面去看,旁边操作工说线掉下来了,我也往那边看,当拿起线看就两根线还没脱节,我说这就麻烦,我回到电工间去拿工具来接线(先是把脱节的线剪齐,然后将没断的也剪齐并接上,我的万用表也不好,到三线陆伟冬那儿去借万用表,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就回来了,看见林鹏超、金国方、孙志诚和付兴祥也都来了在那里弄,这时我在旁边看他们弄并说:“线接好点啊,晚上再断了我可不付责”,线接好了他们就回去了,我也回到电工间。第二天早上我已经回到宿舍,林鹏超打电话说高腾飞找我,我说我不去,林鹏超跑到我宿舍找我,叫我去高腾飞办公室,到了他办公室他就问:“昨天晚上怎么回事,又弄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线是不是剪错了”我说:“不是我剪错了,我拿上就两根在上面,线没接好”他又说:“像这样弄,明年要裁员就先裁你”我又说:“我没剪错线”,高腾飞说,你先回去吧,出来时林鹏超在外面站着我说:“谁说的我剪错线的”他说他会解释的,我就回家睡觉去了,晚上来上班,一群机修工和电工不理我,到车间去走了一圈,到处用眼神看着我,议论电工剪错线了。第二天早上金国方、付兴祥、孙志诚、徐水羌等人到处边说边笑说线剪错了,没到一天包一三线五线人不都知道,并到处大肆渲染。时间都过了一年多那裘惠明还在说:“两线码垛机线剪错了”(谁接的线怎样接的建议去调查一下,那样接线是不是一拉就脱节)。 周碗红对人的态度 14年上半年间 我弄好三线外面缺酒检测后,提着电工包刚过大门口往里走,不巧她找我就骂:“你死那去了,找你找了半天”,我瞪着她反问说:“你做为班长有什么素养”(其实她没什么要紧事,故意而为之),三线杀菌机触摸屏老是死机,一天触摸屏上的数据不变,她打电话叫我看(她走了),我到了之后就点了几下,还是不动没变化,我继续研究,并打电话找林鹏超,这周碗红又过来看,还是一样的点不动,林鹏超也来了,他也来弄,搞了一会儿,周碗红就在旁边叽叽咂咂的说:“就是你弄坏的,刚才变频数据还在变化,现在一个数也没变,你是不是神经病呵”。三线码垛机箱子码完后,刚推到小车第三排时,小车就跑过去了,平台上还有一排没到小车上去,眼看小车跑过一半其它人员就按急停停掉了,这时操作工(胡海飞)跑到过架上来看,周碗红叫他码完,停电程序再重来,我说不用要耽误很长时间的,就跑到小车上将三排往外推,并说再将平台上的一排抱到小车上节省时间,周碗红就大声骂老子:“你神经病阿,脑子有病”,我也说:“下次以后不会再帮你弄”(郑哲、裘惠明、周利伟、沈金金、胡海飞都在旁边)······ 董海龙对人的态度13年到14年间 三线验瓶机皮带坏了我到仓库领皮带董海龙打电话给来硬硬生说:“皮带坏了,原来卸下来的不能用呃,你知道这个皮带多少钱,尽量少领阿”。验瓶机有时那里老倒瓶皮带要润滑,我又到仓库领白油董海龙又打电话来说:“白油是进口的,两千多一瓶,尽量少领呃”。13年我请丧假刚来上班,三线洗瓶机清水喷淋旁的除标风机烧坏没人修,当天戴贤林就指责我:“风机坏了这么长时间没人修,瓶子出来都是商标影响净瓶率”我说:“风机很难拆开,有碱液腐蚀生锈合为一体了”。下午我忙完后我到仓库领风机,库管说有两个刚到的风机,我准备拿回去董海龙又打电话来骂:“没跟我说没我同意开票的不能领,我看你越来越来能啦,翅膀硬了哦,以后没我开票不要到仓库领东西”。拿回来后我呆在我们那小仓库里登下来半天没发声,这时林鹏超看我没发声说:“又有什么心事,谁又说你了”,我否认说:“没有”。他又说:“没有你呆在那里干嘛”我也没理彩······ 戴贤林对人的态度12年到14年间 12年年初电工都走完了,我一个人中班保养一两线并当班三五线,一天中班三线杀菌机上层进口平台电机时常报警(量电机也是好的,也没卡住,线路也好的,变频器也是好的,我就纳闷了,在那里搞半天,最后准备换电机试试看),我到五线去找电机去了,过了一会儿戴贤林找我,也没见到我在干嘛来屌我:“机器坏了半天咋不修噢,你看影响了多长时间”(五线装箱机操作工可以见证)最后我一个人把减速机搬到三线去,装好后已经五六点了,连晚饭也都没吃。12年大修后我上夜班一天晚上戴贤林打电话找我说:“前道卸瓶机箱子也没堵住,割箱机老是停”,我就去看,研究了一会儿应该是光电延时时间不对我就说:“这个是老问题,要大改才行,晚上弄不好,明天我跟他们白班人说”他又说:“大修之前还好好滴,就你们大修后把什么东西弄掉了才这样的”(大修后是比原来差一点,但根本原因是输送带速度差不多,箱子无法拉开,加装变频器和修改两条输送带的变频参数问题不就解决了)14年六七月份三线装箱机箱子老是分不开,我去修了没两分钟,他就拉我过来且拉门一挎说:“过来,来······保养时候不弄现在弄找小林去”(原因其实加装PLC程序将六光电输入合成三个输入信号,有很大影响的,最后不是我建议还原原来的状态,不就好了)····· 个人的经历总结 经过11年那些事情(余法林和朱彩珍等事)和来自工作的压力后就经常性失眠,有时都被他们一群人气都气饱了,也发呆想问题懒得跑外面吃饭,经常性像这样精神状态也不好(那是还不算严重)。时间到了12年由于雪花的电工走好几个人,在外面也招不到电工,最后叫我中班一两线保养三五线当班,有时机器都坏了,这边打电话那边也打电话,忙的要死还大吼大叫说我慢了(余法林、周碗红、朱彩珍、戴贤林),受忙受累还受他们的气,有很多次中班在修机器晚饭连饭都顾不上吃,晚上有时到一两点才回家又累又饿,晚上也睡不着觉,这样都持续了大概四五个月,下半年大修后又叫我中班夜班当班,本来就神魂颠倒就更加严重了。 13年初回家过年伯父的突然离世让人心里又一次遭受打击,回到公司之后得了重感冒,失眠就更加严重了,白天干活晚上严重睡眠障碍,心悸气短呼吸困难就跑到医院去看医生(检查也没什么问题)。回来后付兴祥、权国荣到处造谣说:“向工晚上两线遇到鬼了”,没到几天包一众多人员(裘惠明、付兴祥、田成凯、陈泉富、郑哲、魏扬宗、周利伟、沈金金等)在大食堂、机修间、工作场合大事渲染:“向工身体不好噢,向工遇到鬼噢······”更有甚者裘惠明到处讲:“向工鸡八翘不起来噢······”田成凯和陈泉富到处讲:“向工遇到鬼噢,你和周登荣同床共枕哦······”一群人在哪里说:“你们宿舍的大光棍,二光棍,小光棍” 14年加工资后一天我来迟到了林鹏超说我:“天天老是这样搞,每天等着我跟交接班,来早一点”,进到机修间裘惠明说:“你今天又来迟到了”:我说:“没积极性啦”,郑哲、周利伟、沈金金不约而同说:“你干了些什么活咯”我就走出来林鹏超又说:“明天不用来了”到了中午我坐在旁边准备倒水,裘惠明主动跟我倒水说:“郑哲这话说的不对,工资加少了,下次有机会的·······”到了14年九月份一天下午回收瓶那里添加剂气管老化漏气液体无法压上去就打电话找魏扬宗来修,他来看一下就说:“电气电气,气管还要我来修”之后就走了,我又在哪里弄又找气管搞了半天弄好回到卫生间坐在那里,过了一会儿魏扬宗忙完回来,我就跟他说:“看这气管烂成什么样子还不弄”他说:“不弄就拉倒,雪花缺了你照样生产,不想干就不要干”这天的第二天早上又在割箱机与沈金金和周利伟争起来,之后跑到车间内巡检,心里不高兴把喷码给提早换了,之后下午不高兴在那里急哭了一场,也捞了一段时间的情绪,从那时起失眠就更加严重,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到医院去看,检查也没什么毛病,拿了很多治失眠和脱发之类的药,当时还有些作用过后就没什么效果······ 15年初发年终奖又把我的等级评C级,我就去找徐永华理论,徐永华说到明年跟你补上去,我说等不到明年,之后我去找徐臣,徐臣叫马培娇接访,说跟我换一个环境,工资的事以后还有机会的,之后就不了了之,15年3月份就到了包三,接下来就是受陆伟冬的气。 陆伟东对人的态度 陆伟东一年来对人的态度相信大家都知道,大家有的在场,具体情形向各位通报一下。去年刚调到包三,经理叫我跟他学习。十一线验瓶机检修我帮他照灯,他装皮带装置,半天没进去,刚好七线潘文打电话有事叫我过去,我说我过去,他大声骂我滚,几乎车间的人都知道(王学亮也在旁边);几天后十一线码垛机伺服故障报警,当时码垛机地盘倾斜,主机链条不正卡住了,阶梯孔卡住气缸轴,弄了半天也没弄开,他拿来千斤顶来顶气缸,我在旁边看弄,我发现如果将一边电机的刹车打开,转一下风叶不就平衡了吗?过了一会还真的顶出来了,他去手动升主机,顿时咔咔的声,我叫他停,他赶快跑里面来看,我往外面走边说会不会掉下来,他蛮横道:“剁不死你”(王学亮也在旁边);易拉罐薄膜机修加热管,徐工叫我去修,刚下来准备去拧螺母,他连忙夺过去说:“不用捞驾你”(包如峰在旁边)(大家去调查一下谁修好的);七线码垛机换伺服电机,我从楼上抱到码垛机边,机修工装好后叫我装线,他又来了又霸道:“不用捞驾你”;七线杀菌机改造加外加热泵,早上我主动去装变频器,他不让我装,说:“你不懂,让郑小荣装”;我加油墨添加剂,他说这多了,那多了,不让我加,还到处乱扔东西,就他来了喷码机总是坏(喷码机蛮好现在咋不用);修车间的灯他不让我修,想搁置我;去年搬买的灯具放在十一线叫我去搬,他说什么谁买的谁搬,还不让王学亮搬,忍气搬了好几趟(旁边看有操作工看着);在电工间一天到晚说你不是,他不是,就他是;平时工作中一天到晚瞪眼皱眉的大声呵斥,让人觉得他什么都比别人懂;前几天早上上班我将雨伞放在J型柜上中间搁着,下班前进门后只见雨伞在地上朝天,我说:“我的雨伞怎么在地上”捡起来一看外面怎么不值,我仔细看了一下,才发现伞骨折弯了;前天拿的考核表叫我签字说你个大学生能看得懂吧;五一所有人加班,我加班了没有呃······ 各位这就是雪花专横独断、骄横跋扈的人对老实人的表现,这就是我在雪花工作六年的经历和所处的环境。人的人格尊严丧失殆尽,经受屈辱,饱受损失,已仁至义尽,只好刺激神经,触及灵魂,我已毫无退路,别无选择。换位思考大家懂的(余法林、周碗红、戴贤林、董海龙等人的问题我已经跟部门经理和行政部经理反映过,陆伟冬我还去找过总经理徐臣,公司不处理他们。介于公司人情关系复杂,只好反映到劳动部门申请仲裁。) [2019-1-20 16:33:59]

    抱歉,此留言暂未回复!

  • 我是叶涵代理人。叶涵与江霞民间借贷纠纷一案(案号3689),申请执行已有一个半月,至今未经动静,也不知道是否已经立案。请回复。[2019-1-16 9:33:30]

    抱歉,此留言暂未回复!

  • 事业单位一般工作人员(非任免、非公务员),醉驾被法院判处拘役2个月,会被开除吗?万一被开除申述胜诉的可能性大不大?[2018-8-2 17:17:11]

    抱歉,此留言暂未回复!